您有2条未读询盘信息!

银川欧阳婚恋中心
热线:

18995000990

婚恋资讯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婚恋资讯 > 婚恋资讯

和我相亲的男人,看上了我的婚房

所属分类:婚恋资讯    发布时间: 2020-04-17    作者:欧阳婚恋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“二十九岁、未婚、国企会计、身高158、品貌俱佳……”

听着我妈给我写的征婚条件,我脸红到耳根。

坐在我面前的胖女人李姨是我们当地有名的婚介人,简称李媒婆。

她身边坐着的就是我今天的相亲对象:某男。

似乎为了配合这种特殊的场合,李媒婆的眉毛画得极为夸张,弯得几乎要往下掉。她声情并貌地介绍着男方的情况:某单位技术员,三十五岁,有副业,有房有车……

我听着不错,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到三十五还单着?眼光太挑剔?

当我们从座位站起准备走时,我才发现这男的动作似乎不太协调,怎么身子总是往左倾?

我留意看了看,发现他走路一瘸一拐的,是刚好扭到脚还是别的原因。

我疑惑地看着李媒婆。

李媒婆悄悄地在我耳边说:“他小时候就这样,腿有点毛病,不过总体还是不错的。”

我懵了……

我沮丧地走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,什么世道?找个男人怎么就这么难!

我一抬头,迎面走来一对抢眼的俊男..,高挑靓丽,俊男温柔地搂着..的腰肢,从我身边走过,空气里飘散着一阵兰蔻香水的味道。

我回头看着这对年轻的身影,心里羡慕极了。我妈说得没错,就是因为我不够好,才找不到好男人。

我,一个小城女孩,普通二本毕业,相貌一般,家境一般,工作一般,又不会打扮,在这样一个看物质、看脸的时代,怎么会找到好的男朋友呢?

回到家,打开门,妈正在厨房做饭。我怕她问,偷偷地溜进房间,轻轻关上门。

吃饭时,我妈意外地没盘问我,只和我爸唠叨了两句亲戚的事。估计是和李姨打过电话了。我妈越是这样,我就越坐立不安,这和她的性格太不相符了。

果然,吃完这顿饭,我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我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靠了过来。

“要不,过几天,你再去李姨那看看?”

我扭过头,“妈,你觉得她那会有好男人吗?”

“你也二十九了,想要找太好条件的也不现实,不如从矮子里挑高的。”我妈用商量语气说着。

一股无名火哗地升起。

“以前,我找的,你嫌不好,让我要好好挑;现在,你又让我从矮子里挑。干脆你给我挑一个好了。”

我的声音太大了,引得我爸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他摘下老花镜,对我妈说:“孩子的事就让她慢慢解决吧,婚姻这事急不了。”

“我怎么不急,我这是担心她后半辈子,年纪越大就越难找,她找不到好男人,我们以后怎么办?”

我更火了,“找不到我也会养你,麻将你也不会少打,行了吧!以后我的事你不用管。”

我一边说一边冲入房间,我妈想追过来,被我爸伸手拦住,关门的一瞬间,传来我妈的骂声:“我知道,你恨我当初不同意你和蒋飞,现在和我拗着劲……”

我气得踹了一脚书桌下的垃圾桶。“砰”的一声,垃圾筒里的垃圾纸巾倒洒一地。

刚毕业时,我认识了蒋飞,他是我中学同学的表哥,我们是一起旅游时认识的。

一路上,蒋飞对我照顾有加,旅游完后,我们就在一起了。蒋飞性格好,我挺喜欢他。可当我把他介绍给父母时,我妈特别反对,觉得他是外省人,我是独女,若是跟了他就等于要远嫁。不行!

那段时间,一下班,我妈就堵在我公司门口,直接带我回家,不让我出去,也不让我接电话。蒋飞也曾登门拜访,结果吃了个闭门羹。

父母两人每天轮流给我洗脑,尤其我妈,狠狠地跟我说,他们两个退休金不高,我爸身体不好,多年来一直看病,我又要读书,家里根本没有多少积蓄。蒋飞不过一个普通销售,收入不稳定,我刚工作,每个月也就那三四千,再找个不如自己的,以后怎么过。

我顶嘴:“我的事不用你管,我找男朋友又不是你找。”

“啪”一声,我脸上立马挨了我妈一个耳光。我愕住了。

“不用我管?不用我管你今天能读完大学?你忘了我和你爸当年怎么熬过来的吗,你忘了我们怎么向你大伯借钱的吗?即便这样,你补课的钱我们少给半分了吗?我们不吃也要给你吃饱。以后我和你爸还指着你过得好,指着你给我们俩养老,你如果过不好,那我们以前的付出不都是白费了?”我妈声嘶力竭地喊出这番话。

我脸颊生疼,酸涩的眼泪从唇边流下。

她急了,我也急了。我推开她,开门跑了出去,也不管我爸在身后大声喊我。

我穿着拖鞋边走边流泪,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晃荡着。

我父母原本只是县里邮局的普通职工。因为我是女儿,当时独生子女政策,不能生二胎,所以我妈总被爷爷家看不起,连祖屋分家也没给我们留一份。我妈去理论的时候,被小叔一家骂,“你们家都没后了,还要什么房?”气得我妈回来哭了几天。

我爸性子软,不出面,任由我妈闹,可还是争不了半分地。

我妈憋着一口气,说要把我送到市里读书,接受好的教育,将来出人头地,把小叔家比下来。所以,她做了一个与我们家收入极不匹配的决定,到市里买房让我读书。

每到周末,无论是否有我爸陪同,我妈都坐四十分钟车程到市里看房,风雨无阻,看了两个多月,从性价比角度,她看中了一套八十平米的两居室,要十来万。

当时,父母所有的积蓄加起来不过几万,还差了近四万。思来想去,我妈决定厚着脸皮向大伯借,大伯和我们根本不亲,但他和小叔为了分家产也闹得不可开交。我妈就是看中这点,在大伯面前示好,承诺如果以后需要,我们家一定站在大伯这边。

大伯.终借给我们两万,剩下的两万,我就不知道我妈是怎么弄来的,反正就是买下了我们一直住的房子。

我顺利转入市区的小学,我父母也开始了他们的奔波的生活,每天五点起床,做好早餐,放在桌面让我自己吃,他们坐六点的班车回县里上班,直到晚上七点多才回到家。

那几年,我经常吃的是已经凉透了的面条和在面汤里泡得发软的荷包蛋。这种情况一直到中学住校后才有好转。

我爸妈是没有本事调回市里,所以他们一直奔波了十几年才退休安定下来。

我成绩一般,但好歹考上了大学,小叔的两个儿子不争气,都没考上大学,早早外出打工。

这让我妈很得意。每年过春节,她让我一定要盛装打扮回老家,就为了能在小叔面前得瑟。后来,我考进了一家国企,她更骄傲了,终于在小叔面前扬眉吐气。

所以,一直以来,她对我的婚姻寄以厚望,希望我能找到一个得体的男人,能为我们家长脸。

可是她低估了现代社会的婚恋市场,无论男人女人都已不再单纯,就差明码标价了。她高估了她女儿的资本,她以为我的条件不错,实际我如小虾米一样渺小。和蒋飞分手后,我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朋友,可他一年后就找了个比我好的女孩结婚了。这件事给我的打击很大,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在自我否定中度过,抑郁寡欢。对我妈,我更是不愿面对。我爸察觉我的不对劲,总和我聊天,慢慢开导我。一年多时间,我才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。

也许是我爸和我妈谈了,有两三年时间,她也没逼我相亲。可慢慢我的年纪越来越大,她又急上头,到处拜托人,还找了婚恋界的..媒人——李姨。没想到还是这样的结果。

我明白我妈的苦,没有她,可能我早就在一个小县城里结婚生子,重走我妈的老路,为一点钱、为一点破事吵去半辈子。

一阵凉风吹过,我没带衣服,冷得打了个喷嚏,还好手里还揣着个手机。

我想了想,打给朋友何丽,她是我中学时的同桌,和我一样,单身,现在这种时候,也只能找她了。可铃声响了半天也没人接。我沮丧地挂了机。

“滴”一声,何丽发了条信息给我:“正在相亲大会。”

相亲,又是相亲!我看了就一肚子火。

手机又响起了,我低头一看,是我爸,我想了想,爸身体不好,还是接吧。

“你现在哪?”爸焦急地问。

“放心吧,爸,我没事,我转转就回去。”我低声安慰爸,不忍他担心。

“刚才你妈太冲动了,她也后悔,你妈的脾气你知道。别和她较真。”我爸继续劝我。

“爸,我真的没事……”

其实我爸真的不用担心我,因为他女儿根本没地儿可去。我百无聊赖地在公园里转了两个小时,想来想去也找不到个落脚点,还是只能乖乖回家。

回到小区楼下,抬头看着四楼的家,温暖的灯光透过米黄的窗帘撒向夜空。

我既渴望又害怕回到的家,父母正在家里等我。

打开门,我爸正在看电视,眼睛透过镜片扫了我一眼,又转回到电视屏幕前。房门关着,估计我妈是睡了,她也不想见到我。

我蹑手蹑脚地回到房间。刚躺下,何丽的电话就打来了。

“..,找我何事?”何丽的声音一向高分贝。

“没什么,刚才无聊,所以想找你聊聊。相亲结果如何?”

“哎呀,别提了,一群男女坐一堆,玩了几个游戏,聊聊天,探探家底,就互投呗。”

“那你怎么样?”我实在太好奇有没有男人看上何丽。

“本来,我看上一男的,他对我也有那么点意思,可没想半路杀出个96年的女孩,对他又娇又嗲,结果,他俩互投成了。”

我脑袋补了当时的画面,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来。

“赶明儿,我也去买套房子,这样就身价倍长了。”何丽在那头气呼呼地说。

“这和房子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无论男女,开头先问收入,接着就问有没有房子。如果有房子,一切都好说。房价越来越贵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不过和你这本地人说也没用,你是不知道我的苦呀!“何丽发着牢骚。

何丽是外地人,每月除了基本开销,还要付一大笔房租。所以她的收入所剩无几,根本也不可能攒下钱买房。

我晚上躺在床上想了很久,不如自己去买一套房,既可以提高自己的身价;又能避开我妈,再一起住下去,我俩都会疯;还能等房子升值,简直是一举三得。

我立刻翻身掏出手机,在手机银行上查了查自己的储蓄,工作七年,攒了十二万。

才十二万,怎么够给首付!真后悔自己怎么不会去理财,搞个副业,也不至于手头才那么点钱。

不管怎么样,先去看房子再说。

第二天,下班后,我和爸说有事不回来吃饭,我爸以为我还在生我妈的气,又说了我几句。我没搭话。

我在公司附近找了家房产中介。中介小姐很热情,端茶倒水,和蔼可亲。我告诉她要找一套地段还行,面积.小的小户型。

中介小姐在电脑里找了找,给我看一套:“这套吧,十年房龄,重点学区房,六十多平米,有小区,房东买了新房才抛售的,就是单价贵点。”

“多贵?”我竖起耳朵。

“总价一百多万,单价两万左右,首付三十多万就行。”中介小姐笑容可掬地说。

我脑子一阵冒烟……

晚上八点,我从房产中介走出来,饿得发晕,两腿发软,转身拐入一家快餐店坐下。

看了两个小时房子,看上的买不起,买得起的看不上。我算明白了,买房和相亲是一样的,相亲的本钱是人,长得好、工作好、年轻就能找到好的;买房的本钱就是钱,钱多就能买好的,没钱什么都免谈。

回到家,我刚打开电脑,想要搜搜房产信息。我妈就推门进来。

“女儿,在干嘛?”我妈问。

“没什么,想开电脑干点活。”我说。

“我和你爸今天碰上以前的老同事郑叔,郑叔说他有个侄子还没女朋友,条件也还行,不如你去看看。”我妈声音温柔极了,我直起鸡皮疙瘩。

“做什么的?”我问。

“他吧,现在县下面的镇政府当公务员。”我妈有点吞吞吐吐。

我一下无语,我妈当年千方百计让我走出小县城,现在又让我回县城找,这算什么?

我瞪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我妈站着不动,在一旁尴尬地看着我。

“妈,你先出去,这事以后再说。”我急着上网看房,想把她支开。

“你要没空,我和你爸先去看看。”

“嗯。” 我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。我妈开心地关上门走了。

我盯着电脑看了一会,网上的房子很多,同一个区有贵有便宜,我有点摸不着头脑。想起何丽,她是个人精,问问她的意见。

何丽的手机响了她很久才接听,她一听说我要买房,大吃一惊,“为什么?你要结婚了?”

我气结,“我不结婚就不能买房了吗?”

“那倒是,自己有房一切都好。”

何丽答应周末陪我一起去看房。

星期六一早,我洗漱完了准备出门,手刚碰到门把手,我妈就从房间冲出来:“一大早,你上哪去?”

“我约了何丽,出去逛逛。”我边说边推门。

“不行,今天约了郑叔的侄子,你哪也不能去。”我妈走上前来拽住我。

“你没跟我说,我早就和何丽约好了。”我实在不想去相亲,那种场面让人吃不下饭。

“昨晚才说好的,你也睡了,怎么和你说。”我妈站在我跟前。

“妈,我真有事,你去看吧,你看好了就成。”趁我妈一不留神,我就拧开门把手偷跑出去,任我妈在身后喊。

我和何丽在中介的带领下,一天内看了五套房,累个半死。

晚上,我请何丽吃饭,两人瘫坐着,实在没有力气拿杯子。

“怎么样?看上哪套?”何丽歪着脑袋靠在椅背上,有气无力地问。

“看上那套买不起的。”我无奈地摇摇头。

“不过,我还真是挺佩服你的,你还能想到买房,我手头根本没钱,只能找个有房的男人。”何丽支起身子,很认真地对我说。

“你的钱都花在打扮上了,你身上穿的用的,有多少是..,我连..是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何丽一向花钱如流水,她的观点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,女人不打扮得漂亮点是找不到男朋友的。

“钱花了,人不也还单着吗?”何丽苦笑着,“还是你聪明,平时看着愣头愣脑的,还懂得买实物,等你买了房,条件又不一样了。”

“买了再说吧,几十万上哪拿?”我咽下了一口饮料。

“你为什么不和你父母谈谈?向父母借点。”何丽问。

“怎么敢说,他们还不把我骂死。”我摇摇头。

“这不一定吧,你可以说让他们提前给你嫁妆,有了房子做嫁妆,你找男朋友也容易些。这样,他们一般都会同意的。”何丽眨了眨眼睛。

她的话提醒了我,回家的路上,我都在酝酿着怎么和爸妈说。没想到,刚推开门,却看见爸妈俩在客厅里正襟危坐,两人一起扭头看向我。

我心里一咯噔,不会有啥事吧?

“你过来。”我爸严肃地对我说。

我小心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乖乖地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郑叔的侄子我和你妈去看了,我们挺满意,人实在。..不太好的就是他在镇上工作,离市里太远,在这里没有房子。我和你妈琢磨了一下午,如果你同意,我们出点钱,帮你按揭买一套便宜点的房子。如果你俩成了,那你们在这里也算有家,而且这算婚前财产;如果不成,买了房你也不吃亏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我爸这一番话让我当场愣住,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,我人还没见过,他们就商量起买房子的事了,这是有多急呀!

我缓了缓劲,看着我妈,问:“你真的不介意我找个在镇上工作的?你不是一直想我找个家境更好的吗?”

我妈脸色不太自在,“这主要是你爸的意思,我当然不太愿意,但你现在这样,再挑下去,就真耽误了。就像你爸说的,人都有命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主要看人品。”

“你还是去见见郑叔的侄子吧,你今天没去,多不礼貌,我们说你去出差了。“我爸劝我。

“我想想吧。”这情况变化太快,快得让我转不过弯。

“别想啦!明天就去见!”我妈突然一大嗓门,把我唬住了。

“好,好,好,明天就见!”

第二天,天蒙蒙亮,我还在呼呼大睡就被我妈从床上拽起,“快点起来,今天要去见胡伟。”

“胡伟是谁?”我还没清醒过来。

“郑叔的侄子。”

“妈,你别这么急行不行?”我真被我妈气疯了,“昨天你刚见完,今天就要我去见,显得我多贱价似的,等我们把房子买了,提高身价再说。”

我妈看了我几眼,没说话,拽住我的手倒是松开了。

“妈,我们现在.重要的就是买房,买完了提高身价我再去看。“我语气软下来,哄着她。

我妈瞪了我一眼,甩开我的手,转身出去了。

我吁了一口气。

“砰”的一声,我听见大门一关,以为我妈去买菜了。事实证明,我低估了我妈的行动力,她是去看房了。

我以为我和何丽一天看五套房已经够厉害了,可远远比不上我妈高效。三天后,我正在上班,我妈直接给电话问我:“你手头有多少钱?”

“十来万吧。”我说,“怎么了?”

我妈没回答就挂了。

下班回到家,我妈对我说:“我已经替你看中了一套,六十平方,地段还行,就是西头,你明天去看看。”

“多少钱?”我.关心这个问题。

“开价九十万,还能再谈。”我妈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。

第二天,我请了半天假,和爸妈一起去看房。地段不错,单位小区,房子略陈旧,穿过两条街坊路就是一所小学。

“以后小孩上学方便,不用接送。”我妈似乎变成了房东,一旁的中介小姐赞许地点点头。

半天时间,我妈就和房东谈好了价,总价再降一万,给了定金;半天时间,我就拥有了人生中..套有自己名字的房子。

回到公司,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,像在做梦一样。

同办公室的张姐看我这样,关心地问:“你怎么了,是不是不舒服,要不要再请假回去休息。”

“没事,今早和我妈去看房了,有点累。”我一不留神地说了出来。

“看房?你买房了?”张姐吃惊地问,也许在她们心里,没结婚的女人买了房就好像不准备嫁一样。

“是呀。”我也装作吃惊地回应,“这有什么奇怪的。”

张姐又多看了我几眼,没再说话。

晚上,我正和爸妈吃饭时,手机响了,是张姐。我心里纳闷,张姐这时候找我有什么事?

“今晚有空吗?”张姐的语气好像蛮开心的。

“没事,怎么了?”

“想介绍个帅哥给你认识。”

“呀?”我有点不知所措,除了刚毕业那年,张姐很久也没给我介绍过男朋友了。

“那帅哥不错,是我老公的同事,就是家庭环境不太好,没房没车。不过你买了房子,就不在乎这些了。你要不要见见?”

听完张姐一顿话,我实在不知该怎么回答。房子又不全是我自己的,难道帅哥肯当上门女婿吗?

张姐见我没说话,以为我在犹豫,就说:“这样吧,今晚急了点,要不你先考虑考虑,明天再答复我。”

我除了说好,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了。

我妈问我怎么了,我没心眼地告诉了她。

我妈一听,就来劲了,“当然要见了。”

“你不是说要我见郑叔的侄子吗?”我真弄不懂我妈的脑回路。

“都见!”她更兴奋了。

我的天!我赶紧扒拉几口饭回房间。听见她跟我爸说,“早知道这样就早买房了!”

在我妈的督促下,我第三天就见了张姐介绍的帅哥。帅哥确实如张姐所说,模样不错,身材高大。只不过他对我的房子比对我本人感兴趣多了。房子是什么小区,多少平米,房产证署谁的名,一一都问了。面对这样一个精明的主,我犯怵了。

周末,我和郑叔的侄子胡伟见面了。胡伟有点微胖,脸色黝黑,人很和气,有一种亲切感,我们聊得还不错。

可这回又轮到我妈说不好了,“说得好听点是在镇政府工作,其实吧就一村官。我们女儿现在可是有房子的,不行,还是得找市里的。”

我爸眯着眼在看报纸;我正和胡伟在微信上聊天,我们两人都没搭理我妈。任由她自言自语。

我和胡伟相处得还不错,一周见一次面,每次都是他坐车上来找我。

期间,我妈又让我去相亲,可我真的不想去了,她又开始数落我:“你看你,就这点志向,这么多男人,你干嘛非得找胡伟?你现在这条件可不比以前,眼光可得跟上,别死绑在一棵树上,要骑驴找马,懂吗?”

相亲活动现场图片展示

“当初要我去看胡伟的人是谁?不是你吗?现在怎么又怪我了?”我实在受不了我妈的不可理喻。

“环境不一样了,你得变通。”

我爸听我俩在吵,过来劝架,“我看胡伟不错,.起码不会骗我们家女儿,工作以后还可以再调动,人品可换不了。”

我妈还想说什么,我赶紧溜之大吉。

半年后,我和胡伟决定结婚,我妈一听,急了,“不行!”

胡伟在镇政府工作,每天和各种人打交道,应付过三教九流难缠的人。他知道我妈不同意,找了一个周末,直接上我家见未来岳父母。

我妈坐在客厅中央没吭气,板着脸,想给胡伟一个下马威。胡伟淡定地掏出一本存折,放在我妈面前,说:“阿姨,这存折里有十万,钱归你,房子就算是我们俩买的。你放心,我不会要求房产证上加我名,这房子依然算是婚前财产,房款我俩婚后一起还。”

我妈被胡伟镇住了,说不出一个字,我爸赞许地对我点点头。

小房子自然成为我的婚房,何丽帮我布置时,笑着说:“这房子买对了,够旺呀,买完就结婚了,看来我也要攒钱买房才能嫁出去。”

“能不能嫁出去,和这房子一点关系也没有。没有这房子,我和胡伟也是要结婚的,大不了我们慢慢攒首付,总有攒够的时候。只要碰上对的人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再说了,因为房子而娶你的人,敢嫁吗?”我很认真地对何丽说。

何丽听了,低头不语。

我看着这简陋的房子,小而温暖,心里默默地憧憬着美好的未来……

Contact us

联系方式:18995000990/

公司地址:银川市南熏西街101号,市医院南门向西200米,座北向南门面房

Copyright ©银川欧阳婚恋中心    版权所有    备案号:宁ICP备20000370号网站地图   RSS   XML   技术支持:

万家灯火